主页 >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直播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民航机票超售的羊毛与猫腻:先找志愿者不行再提高补偿

发布日期:2019-09-08 15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超售,就是票卖太多了。一架260个座的飞机,卖了300张票。当300位乘客都赶到柜台办票时,地勤就傻眼了!

  “贪婪”是超售的原罪,但也是业界的常识——既然总有个别乘客放弃行程,那为何不赌一把,争取拉满人,资源最大化呢?——这就跟“夏令时”一样,虽然麻烦,却“节约资源”。

  首先,你得有本事把座填满。航空业竞争是激烈的,如果一个航班连票都卖不完,也根本就不要“奢望”超售了。所以超售只发生在热门航线,那种一个星期才一班的航线,既不会“满舱”,而且超了之后也不好处理,所以航空公司才不会给自己找麻烦。

  廉价航空的低价机票往往是不退票不改签的,旅客不来乘机座位就空着,反正钱已经赚到了。而“全服务”航空公司大部分机票大部分是一年内有效,所以有些商务菁英,甚至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改变行程了。

  如果遇到商务菁英们集体改变行程,或者旅行团全团迟到,“全服务”公司的苦——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啊!

  第三,也是最关键的,是“所有乘客按时到达”。人都是有惰性的,总是有乘客慌里慌张地才赶到办票柜台,更何况商务菁英们总是最后一分钟才肯出现。所以这给“超售”提供了良机。

  在大多数情况下,地勤会跟晚到的乘客说“对不起,您来晚了,我帮您改签到下一班吧。”——超售的危险,多数都这样悄悄地化解了。

  既然来晚了,被改到下一班也无可非议。实际上就算还有两分钟,有多少人会去计较呢?何况地勤的态度难得那么地好。

  或者,“您坚持的话我给你放进去,赶不上飞机您后果自负”?——据说部分地勤人员在培训关于超售的处理技巧时,会有这样“威胁”的语术。

  然而,如果乘客里头有一两个“较真”的,或者所有乘客都提前很早到达了办票柜台。“超售”这件事,终究是纸里包不住火。

  超售的最常见处理办法是“升舱”,也就是把多出来的乘客安排到头等舱。这样也有坏处坏处,长此以往真正的头等舱乘客会不高兴,影响销售。

  所以选择升舱旅客时,首先从钻石白金级常旅客里挑选。钻石白金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——很不好摆平。

  在美国,处理这些“歇菜事件”是有章法的,最常见的手段是找“志愿者”,也就是谁不着急的话坐下一班,航空公司会补贴里程、食品券甚至现金。

  超售一般都只在航班密集的航线上搞,所以晚走半个小时就可以薅到几千公里的“里程羊毛”,还是相当划算的。

  正因为如此,总是有“懂行”的中国留学生聚集在UA或者AA的柜台前。他们专门买容易超售的航段,专门挑容易发生超售的时刻,专门等屏幕上“VolunteerFinding...”的字幕出现——然后逛奔向柜台,高叫“我我我”,理所应当地收下miles(里程),收下voucher(凭证),收下coupon(优惠券),再乖乖地交出自己的登机牌……

  超售本来就是刀尖上舔血,说严重了就是航空公司违反合同,跟“欺骗”和“敲诈”性质差不了多少。但是对于1000次里头也未必有一次找不到志愿者的情况来说,最终“划算”的当然还是航空公司。

  所以工作人员会尝试说服看上去比较“好惹”的乘客,1000美元请您坐下一班如何?——Thankyouverymuch!

  1000美元可能是上限,据经常在美国玩“超售”的朋友们说,可恶的美国总是有“乐于助人”的家伙,所以想“敲航空公司的竹杠”几乎不可能。通常情况下,能靠短跑冲刺抢到手三五千英里的里程,再拿着餐券去吃顿麦当劳,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
  我国情况特殊,大型航空公司多是国有公司。国有公司的特点是“领导负责制”,相关制度不甚健全。当超售“包不住火时”,通常需要给领导打报告。然而层层汇报之后,恐怕一个晚上早就过去了。更何况要是领导本来就在躲这种事情,那也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他。所以常遇到地勤人员双手一摊:“您坐下一班吧,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。”

  然而吉祥航空不是国营,所以上次发生超售后,竟然每人赔了800块,这也算是创了一个记录吧。拉总以前都是拿一百两百的,转身去吃顿“真功夫”刚刚够。

  美国一些旅游网站还有超售攻略,有人讲述在同机旅客获得600美元赔偿时他是如何获得2000美元的

  航空公司的超售不是秘密,甚至可以公开“谋利”。例如像拉总这种飞友,办票时总是先问地勤,“美女(帅哥),超售了不?”——只要态度好,地勤总是会说真话的。

  如果超售了呢?那很好,“我把身份证扔你这儿,结柜的时候过来找你哈,你是吃八喜还是糯米糍呢?”

  不过拉总还是心虚,头等舱空姐端饮料时,会主动跟人家说,“我升舱来的,自己人,不要太客气。”

  航空公司吃的是运输的饭碗,对于超售技术自然有着更科学的研究。在资本主义制度下,很多老牌航空公司早就已经把超售钻研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

  最常见的办法,是加密航班时刻。例如在全世界最繁忙的首尔-济州航线上,光是韩亚航空就安排了30个航班,每15-20分钟一班。每架超售六七个座位的话,晚到的乘客统统“顺延”,乘客根本不会感觉到被“超售”。

  多年来国泰航空不只是致力于航点的扩张,还钻尖了脑袋加密航线的密度。所以,它的航班总是“结伙”飞往目的地。例如香港-伦敦,在半夜前后,分别有23:55、00:25和00:55三个架次飞向希斯罗。这样的话,头两个航班超售严重一些的话,只要第三个控制的好,大家都皆大欢喜。

  当然,如果靠航班密度玩猫腻,赚“黑钱”,那就不厚道了。例如京沪航线,价格因为时间不同差异很大。

  举个例子,同样选择6月13日的航班,晚上九点返京的通常只要600多,而下午七点的则需要1000多。如果你买了七点的航班,地勤跟你说“超售”只能改签到晚上九点的航班上,你可不能饶了他!

 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,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,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,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,问我吧!